旧网站入口

立足本职搞改革——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感怀


作者简介:曹声春,男,海南省文昌市人。1934年出生,19551月入党,1961年毕业于天津大学化工系。在湖南大学从事教育工作50年,化工学科和学术带头人,教授,博士生导师。在有机化工催化领域有突出貢献。获八项具有国际先进或国内领先水平的科技成果。获得包括国际发明展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在内的十余项科技奖。发表几十篇学术论文和学术专著。获以下殊荣:全国高校先进科技工作者,国家(原)机电部优秀教师,湖南科技兴湘奖,湖南首届“科技之星”和劳动模范。首批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一、不忘初心系使命

1961年初,我从天津大学毕业到湖南大学化工系任教。当时所在的有机化工教研室,只有老教授钟龄和我两位教师,一老一小,我是教研室主任,教研室开会都在钟教授家里。我的任务是:组建学科,主讲两门专业课,参加各个教学环节。初出茅庐的我,压力之大,困难之多,不言而喻。我不负重托,迎难上任。我订立了五年规划和十年奋斗目标,争取在特定时期内过好教学关、外文关和科研关,决心为祖国的教育事业,健康工作五十年。1966年开始的文革风暴,十年内乱,却让我的理想一度陷入迷茫和困惑之中。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出了改革开放的重大决策,确立教育优先,人才优先的发展战略。以科教兴国作为基本国策,大学恢复招生,重启新程,我倍受鼓舞。

193,我出生于海南农村,我的童年忧多乐少,是党和人民将我这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孩子,送进学校,读完大学,当上大学教师。19551月我光荣入党。我应知恩厚报。虽然文革让我虚度了十年岁月,但党的改革开放决策,鼓舞着我,让我不忘初心,迎潮追梦,决心为祖国的教育事业,殚精毕力。

二、改革浪潮促教改

改革的基本精神是解放思想、探索创新。判定改革的基本标准,是邓小平同志讲的“三个有利于”:有利于发展生产,有利于增强国力,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作为革命事业的排头兵,教育更应该改革。教育改革的基本标准,应该是有利于提高教学质量,有利于发展科技,有利于发展国民经济。

高校的任务是为祖国培养高素质高质量的建设人才。作为工程学科的有机化工专业学生,除了学习基础理论和专业知识,增强工程意识,提高理论联系实际和解决工程实际问题的能力,尤其重要。因此,我除了在课堂教学中,联系科学发展和生产实际,主要在培养计划和实践教学中,如生产实习、工程设计和毕业综合实践教学,通过改革实践,强化工程能力的培养。

在毕业综合实践教学中,我始终坚持以人为本,以培养综合素质人才为中心,探索教学与科研、生产相结合的改革之路,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我们采取的作法是:科研选题和主攻目标,既要满足学生专业和培养要求,又要符合科技发展方向和生产需要;教学进程,既要在教师的指导下发挥学生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又要重视其与工厂实际情况的结合,争取厂方的支持和帮助。这样的三结合教学,学生才有收获,科研才有目标,工作才有活力,成果才有市场。

十多年来,我经常走社会、下工厂,学习调研。我第一个科研项目:“氯磺化石蜡合成”,正是在工厂劳动和参加行业协会活动时,了解到该生产存在生产效率低、产品质量差和不安全等难题,从而确定采用催化新技术作为主攻目标,立题研究,这不但符合教学要求,而且得到工厂支持,研究成果受到行业欢迎,很快实现了成果产业化。

就这样从八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中期,我们在培养学生的同时,完成了多项科研,有的成果已经在多家工厂实现了工业化生产,获得显著的社会经济效益,荣获包括国际发明展奖、国家发明奖和优秀专利奖在内的十余项科技奖,发表几十篇学术论文,得到国内外的好评。国内外多家公司前来寻求技术合作,并邀请我参加国际学术大会。

当时搞科研,存在经费少、场地小和实验条件差等困难,我们便争取工厂支持和帮助,在某厂找到一间小屋做实验室,三位老师和六位学生挤在工人宿舍,搭伙在临时食堂,有时忙于实验,忘记报餐,只好用饼干开水凑合。我们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甚至通宵达旦。1984年在该厂举行的成果鉴定会时,专家很有感慨地说:“你们能够在这样艰苦条件下工作,并取得这样重大成果,实在是难能可贵”。

三、百折不挠忙“转化”

化工开发研究一般有科学试验和成果产业化两个阶段。科学试验,是指在实验室进行小型试验,其成果可以通过论文发表、申请专利或技术鉴定来实现。高校科研以发表论文即结束工作的居多。成果产业化,是指将小试的成果,经过工程放大,转化为工业化生产。这就是邓小平的“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科学含义。

成果产业化的关键和难点在于“转化”。转化的难点,一是对小试成果的技术先进性、成果可靠性和生产可行性要求很高;二是投入大,工程放大试验,需要投入较大财力、人力和物力,还需要工厂提供合适的试验场地;三是工作时间长,难度大,科技人员须较长时间亲临现场,工作艰辛,还要承受可能失败的压力和风险。

我的理念和体会是,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是体现“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关键,是科技成果实现社会价值的必然之路,再难再险,都要坚持走下去。于是,从1986年开始,我们先后在多家工厂实施了艰辛的产业化转化工作。

在十多年的产业化过程中,除了要克服多种困难,还要解决科研与教学的矛盾。为了不耽误课堂教学,我们经常利用节假日,加班加点工作。当时每星期六下午学校的例会雷打不动,我们经常在例会后赶上火车,临时购票,很难找到座位,经过十多个小时的夜行,天亮到达现场,拼搏一天半,星期一下午启程返校,以便赶上第二天上午的课堂教学。在此过程中,我们还经常遇到许多意料不到的困难。

1992年冬天,我们到湖北荆门炼油厂指导试车生产,因第二天学校有课,我不顾厂方挽留,于傍晚乘厂车启程返校,由于心急车快,途经益阳时与大货车相撞,车毁人伤,我不顾伤痛,拦车求助,几经波折,终于在凌晨三点多抵家。我处理完伤口,短时间休息,第二天上午按计划给学生讲完四节课。当时,学生还不知道我出事受伤几乎通宵未眠。

1993128,湖南日报曾这样报道:“一年冬天,在辰溪氯化石蜡厂,进入紧张的试车阶段,大雪纷飞,天寒地冻,曹声春所在的操作室,一面没墙,雪花飘在他身上,积上厚厚的一层,雪水浸湿了棉鞋,双脚钻心般疼痛,而他一干就是19个小时”。

那时,有人说我是“曹百万”、“湖大首富”。的确,许多单位曾请求与我私交,一手交钱,一手交技术资料,但都被我谢绝了,我始终坚持技术转让和技术费都要通过学校的原则。有人说:“曹老师很传统,太老实”、“与曹老师合作,发不了大财”。但我觉得这样做很坦然,心里很愉快。

四、余热暖心夕阳情

2001年退休,时年67岁,但我余热犹存。我受聘湖南大学教学督导团又工作十年,与青年教师和学生一起,讨论教学,探讨教学改革,很有意义。我受聘为化工企业技术顾问,为社会科技服务,发挥余热,苦中有乐。我为师大附中和湖大子弟学校的学生做报告,讲人生理想和成才之路,小朋友还给我系上红领巾,我感到无比自豪。

2011年,我全职退休,开始潜心学习书画诗词,老有所学,乐在其中。2014年我撰写了《八十自述》回忆录。2017年我选编出版《笔情墨韵》书画诗词集。我以书画诗文的形式,回顾八十多年成长、求知和报国的人生历程,感激党和人民的培养之恩,抒发我对家乡和亲友的眷顾之情。我借这支笔,讴歌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大好形势和中华梦景。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们党领导全国人民,解放思想,锐意进取,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使我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国民经济实现了持续快速增长,人民生活水平明显改善,综合国力空前增强,国际地位日益提高。党的十八大和十九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深信,我国的改革开放步伐会更快,中国的未来会更加美好。

这是我纪念从教50年时写的一首诗:

喜捧丹心系校园,青春无悔逝流年。

春蚕蜡矩情无限,笑看人间桃李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