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昔日岳麓书院燕子


昔日岳麓书院燕子

童调生

      春天到了,该是燕子归来时。
  多少年以前,我们校园曾经是燕子的乐园,只要越过一座不高的凤凰山就到了湘江边。每到春天,那里有泥土的芳香,成群的燕子就会飞到江边衔取湿润的河泥在书院、宿舍和教学楼的墙角和屋檐下构筑爱巢,生儿育女。她们在校园的空中自由飞翔,在楼宇的空间里疾速穿梭,偶尔会在你的身边掠过,发出一阵轻声的呢喃。
  燕子,没有华丽的羽衣霓裳,然而一昂首一展翅,都那样优美。没有婉转的歌喉,人们却更喜爱燕子呢喃软语。但是你可曾看到燕子如黑色的闪电划破长空保卫家园的情景吗?
  50年以前岳麓书院是麓山小学和家属宿舍,燕子很喜欢在那里筑巣。有一年房屋旁边新修了一堵墙,这堵墙离已筑好的燕窝太近了。
  有一天,我看到一只猫匍匐在宿舍的墙头上。这可不是一只平常的猫,它捕鼠、抓鸟、斗蛇,每次都干得干净利索,是一只无比敏捷凶悍的猫。现在它在墙头圆睁虎眼,伏葡弓身,好似上弦之箭,蓄势待发。呀,在墙头前方屋檐下,有一窝刚出世的乳燕。显然是这只猫攻击的目标就是这窝乳燕。我可不能坐视不管,立刻捡起一块石子,狠狠向猫砸去。猫轻轻喵了一声,纵身跃起,躲过了如子弹般飞去的石子,乘势扑向燕窝。我这一石竟加速了猫的进攻行动。说时迟那时快,一阵疾风呼啸而来,像满弓射出的箭刺向猫的腰部,猫踉跄了一下,差点摔下墙头,等到猫回过神来,才知道反击它的只是一只燕子,猫更加凶猛嗷嗷地咆哮起来:小家伙,你哪里是对手,飞蛾扑火,找死哦!就在这一瞬间,燕子回身直飞高高的蓝天,准备第二次俯冲反击。此刻,猫又纵身跃起,对燕窝发起再次攻击。千钧一发之际,燕子发出一阵凄厉的啸声,这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燕子的叫声,这哪里像燕子的叫声,分明是战马的嘶鸣,是冲锋的号角。号角声唤来了她的战友,同时疾飞刺向猫的头部。猫张开利爪,血盆大口扑向战斗的燕子。然而燕子一个鹞子翻身180度大转弯,直飞高空,同时在空中飘落下细细的白色的羽毛,显然燕子的胸部受伤了。然而容不得丝毫的犹豫,燕子更加疾速的再次反身发动俯冲反击,如黑色的闪电向猫刺去。在燕子们轮番凌厉的俯冲攻势下,猫竟败下阵来,跳下墙头,落荒而逃。我不禁赞叹,燕子——真正的战士!
  也许你会担心,如果有一天乳燕的爸妈飞得很远去觅食,这猫再发动偷袭,怎么办?可是没想到,从这次战败后,这只猫竟再也没有勇气去攻击燕子的家园。凶悍的猫相对于娇小的燕子而言是一只“真老虎”,然而在勇敢的燕子反击下,竟成了一只“纸老虎”。
  湖大人年年盼燕归,不知从哪年开始,燕子再也没有到我们的校园来了。你们不喜欢高楼大厦吗?不喜欢霓虹礼花吗?不喜欢奔流的轿车吗?
  今年春又至,“燕子何日归?”


上一篇:深切缅怀葛旭初教授 下一篇:中国古代天文学不是伪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