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何必一律


何必一律

张邦维

 

   01年底退休,时年65岁。担子卸下,干点什么?又还能干什么?那些年瞎忙,真还没想过轻松后做些什么的问题。更何况一下子三件临面扑来之难事,不知如何选择。

   那时民办学校正,先后退休的朋友力劝参与,并尽数优点和好处。是呀,轻车熟路,既可再做贡献,又有额外进账,何乐而不为?想来想去,尽数推脱,冒着冒犯友情,也未所动。两位院士朋友再三邀请加入其研究,开出诱人条件。去了后,术业当会多有长进,还有不错待遇,确实触动心思。思前想后,更怕又要离开老窝,只好一再拜谢,婉转辞脱。亲朋戚友,更是“喋喋不休”,催促卸去所有担子,带点行李,尽情享受祖国名胜,饱览各国风光。是呀,轻身沐浴在大自然美妙绝伦风光之中,谈天论地,又可拍得宝贵照片,高兴了还可涂写几篇游记,当年的孙猴子,快活不过也就如此啊!虽说也两次去过德、美工作,每次半年或半年以上,走过一些国家,国内去过地方更是不少,但到底走马观花,有专门旅游尽兴。可最后还是未为之动心。

   为啥?原来不想受约束,退休了,更是想干点自己想做之事。那时正好一本书刚开始写,难于脱身。年轻时,因带学生之需,走进了专业中不止一个小领域,似乎都还有些斩获,如果答应去做那些事了,那还能对他们进行过问和总结吗?那可是在年轻到中老年数十年间,冰冻酷暑熬夜、无节假日得来的,来之不易。可能份量就那个样,但到底是自己摸索所得。就这样,决心定了。摒弃一切诱惑,也不管利益再多,选定走与板凳结合,跟书桌作伴,和电脑为伍之路。当时,就预计到这样很难做其他事了,实际上,这么多年,只外出过长沙两三次。也预感到,病魔会在一定时期后爬上身。果然七八年后,先后数次住进了医院。

   有收获?4本书,一套五本手册(与另一位合作),少量中英论文(接续过去课题写的),仅此而已。而那本Elsevier出版的英文书(749)耗费时日太多,五六年啊。烦恼过?当然。搜寻资料时,有时半天甚至一天下载不到一篇必须的原文。因此,不得已向图书馆的两位姑娘寻求帮助,她们从不推让,令人感动!

   生活中必须的千篇一律,有些必不可少。学生上课,谁高兴了就喊它两嗓子;部队上操,有士兵说我一定要穿西装。能行吗?当然不行!但一般生活中,特别是退休了,只要不影响、妨碍和损害他人、社会和国家,有必要千篇一律吗?唱歌跳舞,琴棋书画,写诗撰文,旅游探险,扑克麻将,无高贵下贱之分,无文雅粗鄙之界。非得要千篇一律吗?经常见网文或谈吐中,似乎退休老人也得按其主张所作所为才对才好,否则不合规矩。很不以为然。人各有各的活法,既是一贯主张,也是短文之要。

 

配合短文,附小诗一首。

八十

人生旅途满八十     五味杂陈吾自知

高富帅+*绝不求     探索新知永不弃

 

在写著作定可期     擬写书卷盼企及

上苍宽限另十年**     三呼万岁庆佳时

* 不是流传互联网+么?创造他一个高富帅+又何妨。

** 五年前冠心病上身,常发作,上苍已宽限五年,期盼再十年,以成待写之作。

 

   作者简介:张邦维,湖南大学应用物理专业和实验室的创始人,从建立起长期担任该实验室主任;作为第一学术带头人申请获准建立了材料物理硕士点和材料物理与化学博士点。科研主攻材料物理基础理论和应用研究,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省部委和国际合作的各种科研课题15项,发表论文160多篇(英文98篇,中文68),英文刊登在25种国际著名学术刊物上退休后笔耕不缀,撰写40余篇科研论文、4部专著(270余万字),与人合编手册一套(共5卷,580万字),发表科普文章40多篇(24万字)。

上一篇:“朱张会讲”850周年:专访岳麓书院院长 下一篇:我最幸福的一天——蓝色海洋之梦